全球央行大变天!这一次,鲍威尔、德拉基、卡

2019-07-11 11:51:44 围观 : 61
 
全球央行的全盛时期已经过去鲍威尔德拉基卡尼和他们的继任者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周四凌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众议院作证词的时候重申自己不会因为白宫方面的施压而离任美联储的独立性不应该被侵犯。
如果联系到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段时间对美联储的不满言论鲍威尔的一再表态就显得更加耐人寻味。太平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菲尔斯(Joachim Fels)对此表示鲍威尔或许想通过自己的发言掩盖令人不安的现实:美联储亦或者说全球央行的独立性都已受到严峻考验。
的确除了美联储面临和白宫的纷争之外全球其他央行日子也不好过。根据菲尔斯的总结从美国到欧洲从拉美到非洲大陆央行的独立性都在逐渐流逝包括鲍威尔在内全球众多国家的货币政策制定者都陷入与政府博弈的漩涡之中。
在美国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总统特朗普的微妙关系人尽皆知特朗普更是成为近30年来首位公开抨击美联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呼吁鲍威尔降低利率恢复购买债券并在上周末表示如果美联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会降息。
为了让美联储遵从自己的意愿行事特朗普甚至提名了谢尔顿(Judy Shelton)和沃勒(Christopher Waller)成为美联储理事——这两人都是市场公认的鸽派代表。
在欧元区即将离任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一直直言不讳地抨击欧盟对央行独立性的侵犯。由此可见尽管受到了一项难以改变的欧盟条约保护但欧洲央行仍然承受着德国和荷兰等国对他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影响的批评。
即便在德拉基祖国意大利这位站在欧洲央行权力顶峰的大人物也受到了不少批评——意大利副总理路易吉·迪马尤(Luigi Di Maio)认为德拉基政策严重损害欧元区经济。
而本周欧洲央行又收到了来自政界的不利讯息:德国执政党基督教民主党主席公开施压欧洲央行并要求即将接班德拉基担任央行行长的拉加德应该改变货币政策。更有批评人士指出虽然拉加德在IMF工作期间的表现值得肯定但缺乏经济学基础和货币政策制定经验是她的致命缺陷。
令人吃惊是欧央行的遭遇在它的欧洲同行们身上竟然十分常见:
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对货币政策的看法震动了市场导致还有一年任期的央行行长塞廷卡亚被无情解雇。在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塞廷卡亚不顾埃尔多安的反对停止降息导致双方矛盾完全激化。
在英国央行行长卡尼的烦恼也不少。长期以来卡尼一直被质疑过于迎合脱欧派政客甚至被部分政府人士赋予“恐惧工程大祭司”的名号。但现实是根据英国央行去年公布的报告如果不达成脱欧协议可能会引发严重衰退并导致英镑暴跌。
在意大利执政党要求意大利央行高层进行改革后央行行长维斯科(Ignazio Visco)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得力助手罗西(Salvatore Rossi)黯然离任。
在斯洛文尼亚贾兹贝克(Bostjan Jazbec)去年辞去了央行行长一职此前他在2013年面临银行纾困的压力甚至还遭到欧盟委员会的起诉。
在立陶宛议会最近一项要求央行行长瓦西利亚斯卡斯(Vitas Vasiliauskas)辞职的提案虽然未获通过但却得到首相的支持。
哪怕在瑞典——这个世界上央行历史最为悠久的国家也传出了不和谐的声音:持续的负利率环境瑞典克朗不断贬值资产负债表已膨胀至该国经济产出的120%成为政府对央行不满的最大原因。为了削弱央行影响力议员们甚至建议将外汇储备转变为主权财富基金。
此外菲尔斯还表示在央行历史悠久管理系统相对完善的欧美发达地区尚且如此拉美和非洲各国央行的独立性问题就更加令人担忧了。
比如南非虽然央行行长莱塞特加•甘雅戈(Lesetja Kganyago)很少在公开场合谈论央行独立性的问题但该行今年面临更大的威胁:
 
首先据外媒报道执政的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可能会推进一项将非洲储备银行(Reserve Bank)收归国有的计划;
其次在央行服务多年的副行长米内尔(Daniel Mminele)第二任期在今年6月30日结束随后将正式荣休这样一来央行副行长一职就将空缺对央行未来的工作带来不便。
而在拉美地区阿根廷虽然一直试图创建一家独立的央行但在10月份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带来更大政治不确定性;更夸张的情况出现在亚洲的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一度在今年5月接替了央行行长的职位虽然目前央行领导权已转交给更专业的IMF前官员巴基尔(Reza Baqir)但政府对央行独立性的损害已经一览无遗。
针对以上种种菲尔斯表示:
 
 
“央行的全盛时期现在已经过去了它们的独立性已经受到明显侵犯不管你喜不喜欢这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